A2牛奶真的更好吗:是商家营销噱头,或纯属忽悠?

时间:2020-08-12 作者:

作者介绍: 罗晓, UNSW食品科学硕士,悉尼大学食品营养博士在读。

A2牛奶真的更好吗?

只含A2蛋白的牛奶真的更好吗?

一个关于牛奶蛋白的科学争议

近几年来,澳洲市面上的牛奶都改头换脸大大滴写上了A2两个字。其实A2究竟是什幺意思?有什幺好处呢?是不是得科学地探讨探讨呢?

A2牛奶真的更好吗:是商家营销噱头,或纯属忽悠?

A1◆A2蛋白的区别

牛奶里的蛋白有两种,酪蛋白和乳清蛋白。而酪蛋白大约佔了80%。酪蛋白也分4种类型,其中β酪蛋白(大约佔总蛋白的30-35%)又有两种不同的类型–那就是A1和A2类型。

它们在体内的代谢反应是有差别的:

A1的β酪蛋白和A2β酪蛋的区别就在于它们的氨基酸链上有一个氨基酸是不同的,A1蛋白的第67号氨基酸是组氨酸(histidine)而A2蛋白则是脯氨酸(proline)。辣幺好奇的同学就会问,为神马这点区别会造成如此大的差异呢?那是因为人在消化蛋白的时候,消化酶恰恰是会在这个A1β酪蛋白蛋白67号位置「一刀切」,而无法切A2蛋白(消化酶君表示俺不认识A2兄于是拒绝切割)。所以A1和A2酪蛋白在人体内会产生不同的消化产物,于是这个代谢产物对人体的作用便是A1和A2蛋白的关键区别之处。

A2牛奶真的更好吗:是商家营销噱头,或纯属忽悠?

A1和A2蛋白的争议的开端

首先这个区别是由于奶牛的基因不同造成的,不同品种/基因的奶牛,是会生产出含有不同蛋白质类型的牛奶的。所以牛奶里含A1还是A2的β酪蛋白是与奶牛本身的基因有关係。

目前统计,在欧洲(除了法国),美国,澳洲,纽西兰的大部分主流奶牛都是生产A1β酪蛋白。而由于消化酶君喜欢切A1β酪蛋白的67号位点,于是产生了一种7个氨基酸的肽链名字简称叫做BCM-7的东西,而这个肽链被纽西兰一家乳製品公司(当然是A2公司啦)认为是对人体有负面作用的!(下面会简要讨论他们的依据)

于是关于A1和A2的巨大争议就在这个短短的肽链上爆发啦!

神马!!意思是我喝多了普通的牛奶不仅可能得心血管病和糖尿病。还可能喝着喝着就疯了?!

单单看这个言论,确实很骇人听闻。但是凡事我们要追根究底。

其实很多科研机构和澳新食品安全局(FSANZ)也对此展开了科研,并对A2公司言论的科学研究源做出了审查。

A1蛋白的申诉:

此言论一出,当然会打击了大部分传统奶农,奶商的利益。因为欧美澳新这些奶製品大国的主流奶牛其实产的还是A1型的β酪蛋白。其中首先发声的就是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他们分析了A2公司引用的科学文献,并据此在2009年发表了一篇文献综述(literature review)表明之前在动物身上做关于A1蛋白代谢产物对动物的不良影响并不能有效证明该产物对人有同样的负面影响。所以A1蛋白对人体产生如上严重的负面作用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甚至精神疾病是不足为信的。[2] 而且澳新食品安全局也因为缺乏有力证据所以并未认可含A1蛋白的牛奶会对人体产生如上副作用的这种说辞。

那幺A2蛋白好的证据又在哪里呢?

A2蛋白之所以好,就是因为它并不产生BCM-7这种代谢产物。而这种产物被认为对人体是有一定副作用,比如更高的炎性反应,更多的肠道不适癥状等。[3]

另外一点是,近几年来很多医学双盲实验发现喝A1蛋白牛奶的人更多的会发生「乳糖不耐症」–也就是一系列消化道的不适,诸如腹痛,腹胀,腹泻等典型反应。过去我们都知道,乳糖不耐是在亚洲成年人中比较常见的癥状,原因是因为缺乏消化乳糖的消化酶。

但是最近的研究表明,A1的代谢产物(BCM-7)也会对消化系统造成类似于「乳糖不耐」的癥状。[3]

所以如果你发觉你喝了牛奶有肠胃不适的感觉,单纯换成不含乳糖的奶(比如舒化奶–添加了乳糖酶),也未必能缓解你的不适感觉,那幺你可以尝试换成只含A2蛋白的牛奶,也许你是因为对A1蛋白的代谢产物不适而并非缺乏乳糖酶呢!

那究竟A1奶好还是A2奶更好呀?

这确实是一个具有很大争议的问题,所以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因为近些年并没有大规模的医学实验来证实A1蛋白对人体的副作用,即使有统计学意义的实验结果,也是样本容量比较小的实验。

当然我们可以知道的是,A1蛋白确实是会在人体内产生一种有活性的代谢产物BCM-7,而A2蛋白不会。而且母乳里的β酪蛋白全都是A2形态的–这也是A2公司一直坚持的观点,它们或许更接近天然的母乳,所以更容易为婴儿和成年人所接受和消化。

所以对此的建议是,在适度喝奶(250ml一天)又没有出现不适的情况下,大可不必害怕A1蛋白牛奶对人体的那些副作用;而如果你有乳糖不耐症,而且更换了不含乳糖的牛奶也不起作用;又或者是宝宝对当前很多普通的奶粉消化不良的话,倒是可以试试换成A2的奶粉。

References引用文献

[1]Staff, New Zealand Herald. 28 April 2003A2 milk launched in NZ, outside Fonterra’s structure

[2]De Noni, I., FitzGerald, R.J., Korhonen, H.J., Le Roux, Y., Livesey, C.T., Thorsdottir, I., Tomé, D. and Witkamp, R., 2009. Review of the potential health impact of β-casomorphins and related peptides. EFSA Sci Rep, 231, pp.1-107.

[3]Pal S, Woodford K, Kukuljan S, Ho S. Milk Intolerance, Beta-Casein and Lactose. Nutrients. 2015;7(9):7285-7297. doi:10.3390/nu7095339.

    相关推荐